红薯粥PK猪肉红薯粉 京郊红薯村把“大雪”当节过

原标题:红薯粥PK猪肉红薯粉 京郊红薯村把“大雪”当节过

虽然今年红薯行情走低,但平谷区夏各庄镇贤王庄村大多数村民家,自种的红薯早就售卖一空

新京报讯(记者 曹晶瑞)“这会儿的红薯水分已经跑干了,只剩下糖分,所以吃起来口感非常沙甜。”今年64岁的高森是平谷区夏各庄镇贤王庄村的一位红薯种植户。12月7日,大雪,24节气中的第21个,这一天,北方很多地区过去有喝红薯粥的习俗。高森告诉新京报记者,贤王庄村作为盛产红薯的村子,大雪节气当天,村里家家户户都会吃红薯,大家高高兴兴,甚至有点节日的氛围。只是吃的方式如今早不仅限于煮粥,“熬粥比较费时候,可是大伙又都有在这一天吃红薯的习惯,所以就干脆把红薯蒸着吃、烤着吃,简单省时又解馋,或者干脆来碗猪肉炖红薯粉条,开开荤也是不错的。”虽然这里的手工红薯粉制作起来十分费事,但口感绝对和机器加工出来的就是不一样。

村里手工制作的红薯粉。受访者供图

红薯村里的种植户们小丰收

12月5日,新京报乡村频道以《价格连续下滑 红薯行情有点冷》为题报道了目前红薯价格持续走低的情况。然而,高森家乃至贤王庄村的大多数村民家自己种的红薯,却早已经卖完了。“有的是村里帮着卖的,有的是客户直接找种植户预订的。大概11月底,大伙儿的红薯就基本卖完了。”

高森说,他所在的贤王庄村是京郊有名的红薯种植专业村,主要盛产沙红薯。相比往年每斤1.5元到2.5元的价格,今年村里红薯的价格甚至有所上涨,每斤能卖到2.5元至3元之间,对于种植户来说,算是小丰收了。

贤王庄村村民赵忠芹忙着收红薯。新京报记者 王巍 摄

作为一名土生土长的庄稼人,高森对红薯有着特别的感情。打小儿吃妈妈种的红薯,长大后自己种红薯。对于如何种出好吃的红薯,和红薯打了几十年交道的高森说,“诀窍”其实很简单。

“重点是土壤和肥料。这里的庄稼人都知道,同一块地不能接连种红薯超过两年,否则红薯就容易烂,口感也会受影响。‘打一枪换一个地儿’,给土壤休养生息的时间,才有利于来年土壤更好地为红薯提供营养。另外,鸡粪猪粪等经过发酵而成的传统农家肥,才是最好、最健康、最有助于红薯生长的。”

纯手工漏粉技艺入选区级非遗

除了自留的红薯外,高森家还藏着一种热销的红薯食材——红薯粉。大雪节气这一天,如果嫌红薯粥清淡,那中午或晚上的餐桌上,不妨添上一道猪肉炖粉条或是白菜炖粉条,既开了荤,又吃到红薯了。

高森也坦言,虽然大雪有吃红薯粥的习惯,但随着大伙儿生活方式的改变,红薯的吃法已经从需要小火慢炖的红薯粥,变出了更多的花样。一份加工好的红薯粉,如果不想用来炖肉,也可直接煮着吃,放入调料,简单又美味。

现在贤王庄村红薯成了远近闻名的金字招牌。新京报记者 王巍 摄

说到这夏各庄镇的红薯粉,和一般的红薯粉也是有区别的。老柴锅、葫芦瓢、大瓷缸,勾芡、搅芡、打芡,新京报记者了解到,平谷区夏各庄镇南太务村“纯手工漏粉”最近刚被平谷区评为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。这个村的瓢式漏粉,至今已有86年历史。高森虽然不住在南太务村,但作为“邻居”这么多年耳濡目染,高森和村里不少村民也算是手工漏粉的老手艺人了。

“手工红薯粉制作起来十分费事儿,但口感绝对和机器加工出来的就是不一样。”高森说,手工制作的红薯粉吃起来更劲道,也更耐得住时间的考验。一般手工制作的红薯粉,隔年再吃基本还是那个味道。但机器加工出来的,来年再吃就会出现断条的情况,口感也大打折扣。

村民手工制作红薯粉。受访者供图

如何分辨手工粉还是机器加工粉?仔细看,纯手工制作出的红薯粉粗细会有差异,不能像机器那样粗细完全一致。而且,纯手工的红薯粉闻起来会有一股淡淡的红薯香气。此外,由于纯手工粉条需要十几道工序,至少四五个人配合才能完成,为此,价格肯定是会略高于机器加工出的红薯粉。

新京报记者 曹晶瑞

编辑 张树婧 校对 李世辉